飞速中文网 > 和师弟飞升后屡战屡败 > 前传 这是什么破体质

前传 这是什么破体质(1/2)

      前传 这是什么破体质 (第1/2页)

    散佚又想到方才和李思韪相处时,当对方听到了还是不让与其见面时那眼神里透出的阴鹜之色,终归有些闷闷的,他所作所为自己再明白不过了,和自己年轻时大差不差的行迹,而且李思韪可是自己发现的好苗子,可不能这么毁了,也挑着话向杜若芳说了他这些天的付出和努力:“今日思韪那孩子还找你……你这些天这么勤奋固然是好事,但是呢听为师一句话——不要过于沉沦这些地方,世间万般美好,现下还不享受以后可少喽。”

    杜若芳记下了这句话,虽现不解其意,但觉得师父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:“徒儿明白,过些日子我自会找师弟说论一番,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散佚这边心想孺子还是很可教的,又有心思说起:“那再过几日为师便放你们都下山历练历练可好?一身本事棕要有处可用。”

    她只听到前面的可以下山历练便十分开心了也很激动:“那是不是就是说明我们可以除魔了!”也好试试这些天的成果,和散佚的影子打真的很无趣,而且自己都能拆解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激动又开心的样子也不禁宠溺的笑道:“是是是,我们的若儿可以除魔卫道了。”

    杜若芳又大概闭门修习了好几日,出门的第二日门派也开了大会。

    刚出门就去找了李思韪,李思韪一睁眼就看见自己日思夜想的师姐出现在自己的床边,很是开心,什么也不顾就将人抱住了,半身还坐床上呢,外衫也为穿着。

    等李思韪抱完松开,杜若芳就指了指这床榻:“你床榻怎么来这边了,我记着不是在那边,刚进来的时候差点被那边绊到。”

    李思韪是有些心虚的,耳根不自觉红了,嘴上却说着:“前几日那边有几只小虫,就自主把床榻移开了,这边离那最远,安全感多一些。”杜若芳也不想戳穿他,小孩子想法多没办法。

    这日二人偷偷溜下山玩了好半日。

    第二日便是师门大会。

    散佚见人都到齐了便开始宣布此次大会核心内容:“诸位!想必入门已有多载,且皆有所大成,古言说大成者必先苦其心志,故而从今日起,任何想下山的,有除魔卫道之心的皆可自行下山,在三个月后统一回山,下山时在门口烙上属于个人的印记,此印记可以保证你们每人有一次求援机会,机会用完,便必须提前回山,在山下为师不能确保顺风顺水,但是这次求援机会可以确保你们的安全性命,你们下山行事一切要以安全为重,可以一起也可以自己,但听为师一句——人多力量大,莫要逞强,做不可违逆之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然后所有人浩浩荡荡的,大部分都下山了,每人多面上都露着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此时只见那灵峰山上自上而下,诸多御剑之人而出,四面八方的,很是壮观,莫不是白日,就当真像极了流星飞过,人人要驻足许个愿。

    山上瞬间冷清了下来,只留了些纯粹的门徒和那些对修习不感兴趣的,或者说真的没天赋的人,这下山上让散佚感觉也和那仙京一样冷清了,这可不行,他肯定不能留自己一个人冷冷清清的,散佚自知和这些剩下的人也没什么可聊的,都死板的很,便直接散会然后跑去了先前杜若芳修习的那山洞。

    现在进去那里的风景可不像以前那一片秀丽的山林景色,也不止那一种景色了,满面的都是一个个小框,而且每个框内都有不同景色,那景色对应了每一个人——都是自山上下去的每个弟子的景象,散佚让每个下山的人烙下印记一方面是保证安全,另一方面是实时

    前传 这是什么破体质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